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 GANK
Powered by LOFTER

【肖戴】殊途同归。

一根呆毛迎风飘:

·殊途·


 


肖时钦要退役了。


 


这个消息来得并不突然,早在上一赛季雷霆已隐隐显出运用以戴妍琦的“鸾珞音尘”为战术中心的新打法的趋势,而肖时钦也早将常规训练的指挥权交给她,并时常私下点拨讲解对战中一些她忽略了的细节。


所有人都看得出肖时钦在有意栽培着雷霆未来的新队长。


这大概也意味着,肖时钦可能不久后的某天就会离开雷霆,离开荣耀这个赛场。


然而队长还是队长,雷霆也还是那个以队长为中心的队伍,只要肖时钦还待在雷霆的一天,他们就会全心全意的信任他,跟随他。


 


然后终于到了那个不久后的某天。


第十四赛季,在挺入四强却又止步于此后,雷霆原队长肖时钦宣布退役,结束十年荣耀生涯。


不出意料的,雷霆的下一任队长由戴妍琦担任。


 


**


戴妍琦倚在肖时钦的宿舍门旁,看着他一样样清点物品,按大小有序的收纳入行李箱中。他的动作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般,温和,严谨。不会因为快节奏而令人不适,也不是那种慢吞吞的迟缓。就好像在付诸行动前,一切都已被他精心计划过一番。


戴妍琦觉得眼前这个人的身影,她永远也看不腻。


 


“小戴还不下去训练吗?”注意到从刚才自己回房就默默跟来,而现在只是倚在门口不说话也不离开的雷霆新队长,肖时钦问道。


戴妍琦摇摇头,下意识地咬着下唇。又对上对方望过来的疑惑眼神,声音有点闷闷的开口:“队长,我想陪着你。”


“还叫我队长呢。”肖时钦失笑。“也好,东西也没有很多,马上就好了。”


戴妍琦没再接话,只静静的靠在那,目光一直追随着那双漂亮的手。


 


戴妍琦现在的心情很复杂。难过有,不舍有,甚至觉得心脏有点儿微微刺痛。


关于肖时钦要退役这件事,雷霆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察觉到,只不过是差个日子挑明公开。最令她不愿接受的,是肖时钦要离开了这个事实。


想来也顺理成章,肖时钦早就在做退役的准备,也似乎没有什么继续留在联盟工作的意愿,像他那样的人应该是早已计划好其他的未来。所以现在,在他完成了退役这一步后,他要向前走了。


无论走向哪一个未来,反正日后都与她无关。


早就预测到这个结果了不是吗。


但是,戴妍琦有些自暴自弃的想,离开自己喜欢的人,是无论做好多少心理准备,也还是会感到疼痛的啊。


 


戴妍琦喜欢肖时钦,翻译成英文用的是现在完成时。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微妙的情感,小姑娘的感情总是来得有点莫名其妙,等到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暗潮汹涌了。戴妍琦是在自己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遇到的肖时钦,所以她只能这么全心全意的喜欢着他。


那时候她还是个扎着双马尾欢快蹦跶着、说话句末语音会微微上扬的青春期少女,而肖时钦已然成为雷霆可靠的支柱。雷霆的大家崇拜着队长,她也崇拜。和其他人不一样,她的崇拜中还有那么点点长相加分,性格加分,手长得好看加分,声音好听加分……


加到后来一个崇拜就成了仰慕,习惯,依赖,喜欢。


就像每一个小少女爱慕自己心中的男神,戴妍琦也总是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视线黏在他身上。他礼貌的笑,温和的笑,鼓励的笑,开心的笑,她都能一一辨别。


对于戴妍琦来说,和夺冠同样令人开心的,大概就是能常常待在肖时钦身边,收藏记录他的每一个细小的表情了。


“我看着你,是最好的时光。”


这是她某段时期最喜欢的一句话。


 


**


肖时钦正在收拾着书桌,戴妍琦一抬眼就看到窗台上摆放着的那个空空的玻璃罐。


那里面本该被纸条塞满的。


 


第八赛季肖时钦的离开,对戴妍琦无疑是沉重的打击。她整夜整夜的坐在漆黑的训练室里,盯着屏幕上的“鸾珞音尘”却没有任何动作。放在键盘上的双手下意识的轻轻敲击着按键,让屏幕中的人在原地绕着圈。


她的心情也如那个小元素法师般焦灼。


脑中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温声劝着“他离开了也许才会有更好的未来”,而另一个却尖声叫道“不!我不要队长走!”,吵得她心烦意乱。


因为她发现,无论规劝自己多少次,却还是忍不住随着那个声音一起在心底喊。


不要你离开。


 


戴妍琦没让自己消极多久,就以一种新面孔出现在队员面前。


她开始拼命训练。


那股拼命敲击键盘的疯狂劲儿都让队友怀疑她是不是对现在这个键盘有所不满。


 


后来有天戴妍琦上街,无意间瞥见了那个放在一家杂货店玻璃窗内的小罐子。罐子里有各种彩色的小纸片,罐子的名字叫做“心愿瓶”。


戴妍琦还是初中生的时候从来没有买过这种小女孩子心性的东西,那时候的她一心沉迷于网游,对此不屑一顾。而鬼使神差的,已有了自己工作的她却伸手拿下了那个罐子。


人有的时候总要骗骗自己,才会觉得生活也不是那么难熬。


那个罐子从此成了戴妍琦的心事瓶。她把所有的空白纸条都倒出来放在抽屉里,然后每天写一张扔进小瓶子里。内容无非是今天训练的成果如何,或是盯着屏幕眼睛有点疼,忘了吃晚饭现在好饿之类。而开头却一样都是规规矩矩的“队长:”。


就好像他还能看到,还能给她鼓励或是关心一样。


 


玻璃罐最后还是没有被好好保存下来。


有次戴妍琦整理房间,擦着窗台时不小心后退撞到了后面的书架,放在外缘的玻璃罐一个跟头栽下来,啪得一声碎在地上了。


四分五裂。


戴妍琦一手拿着抹布一手撑着书架,就这么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散落满地的纸条,愣了一会儿。


然后她放好抹布,冷静的去拿来簸箕和扫帚,一点点把碎玻璃片和纸条一起扫进去,再将地板擦了几遍。


做完这些她立刻去倒了垃圾,还特意绕了远路。


也不是没有可惜。


但这样隐秘又脆弱的心情,一旦破碎,就再也修补不回来了。


 


得知队长要回来的时候,她简直高兴疯了。这一年的难过,委屈瞬间消散干净,只余下快速鼓动的心跳声在胸腔震荡。


戴妍琦又去了那家店买了个一模一样的玻璃罐,最后想了想,把里面的纸条都掏空,送了空罐子给肖时钦。


在为队长接风而举行的聚会上,那个吵嚷的包厢里,戴妍琦捧着罐子递给他。KTV摇曳的灯光照在玻璃上,折射出一片五彩斑斓。戴妍琦刚灌了三瓶果酒,现在还有些头晕,一时也看不清眼前人的表情,只一个劲的凑上去。


“队长。”她说。“队长,这个送给你。”


肖时钦好像露出了有点疑惑的表情,然后笑着接过,道了谢。戴妍琦将脑袋伸过去,又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一个用力直接砸在了肖时钦的肩膀上。


“你要好好珍惜它。”


“嗯,好的。”肖时钦不得不扶正了她的脑袋,再微微低头才能听清她在说什么。


“要放……很重要的东西。要一直留着它。”


“好。”


“不可以摔碎它……”


肖时钦揉揉她的头。“好,我会的。一直存着。”


戴妍琦嘿嘿一笑,就这么挂着有些傻气的笑容,靠在他肩上眯起了眼。


 


最后送女孩子回房间的任务只能落到在他们心中无比神圣伟大的队长身上。


戴妍琦是真的有些醉了,一路上只傻笑,要么看着他,要么随意盯着个点发呆。她发呆的时候表情有些怔怔的,从肖时钦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她的小半张侧脸和路灯透过玻璃窗晕在她脸上的光,她就安静得坐在那儿不说话,看上去让人有几分心疼。而当她偶尔转过来看着自己时,露出的笑容带着几分依赖和安心,让肖时钦忍不住想去摸摸她。


毕竟她还是个小姑娘啊,肖时钦想。


把戴妍琦送回了雷霆唯一的女生宿舍,肖时钦看着她坐在床上,走到她身前蹲下。“小戴,到房间了。该睡觉了。”


面前的人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一吸鼻子,眼泪就开始吧嗒吧嗒往外掉。


肖时钦有些慌了神,赶紧去给她擦眼泪,又顺了顺她的背。


戴妍琦的眼泪还是一个劲的往外掉。


“队长。”她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你回来了。”


她倾身搂过他的脖子,孩子气的把头埋进他的颈窝蹭着,冰凉的眼泪从他的领口掉进去,顺着肩膀往下滑,有些痒痒的。肖时钦伸手轻轻搂住她的肩,哄孩子似的轻轻拍着。


“队长,我好想你。你不在的时候我好想你。我都不敢去划日历,我怕你不会回来了……那个玻璃罐,本来是用来装纸条的。每张纸条我都写满了,我有好好训练,我想给你看的,但我摔碎了……”她深吸一口气。“然后我赌气,就全扔掉了。扔掉它我难过死了,我晚上躲在被子里偷偷哭,就像你走那天一样,我觉得心都被划拉一下割开了……我好想你可是你没回来……”


她说得有些混乱,又因为哭太久气息不稳,有几个字都含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只留下一片呜咽之声。


肖时钦稍稍收紧了手臂的力度,任她的眼泪浸湿了衬衫领口。“好了,我回来了。”他轻笑。“真的回来了,不走了。”


肩膀上的脑袋拱了拱。


她抽抽噎噎的,有一搭没一搭的哭着,肖时钦也不嫌腿麻,就这么将就地蹲着承受她脑袋的重量。


哭声越来越小。


“队长……”她在浅浅抽泣中低喃。“我喜……”


然后头一歪,睡过去了。


最后几个字被吞没在了夜色中.


 


**


肖时钦正在拆着被套,戴妍琦走过去帮他把枕套床单拆下来叠好。


原本放在他床上的那个巨大的玩具熊,被他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端端正正地坐着。


 


第十赛季兴欣夺冠,而那一年的全明星赛也放在了H市举行。提前一天到的雷霆在队长的带领下,稍加乔装去逛了热闹的吴山夜市。


到了夜市的小吃街队员就四散开了,戴妍琦左手拿着烤鱿鱼右手端着油炸冰淇淋,喜滋滋的跟在肖时钦后面乱晃。


“小戴,要不要去那边看看?”肖时钦指着游乐区转头,就看到戴妍琦嘴角沾着点黑椒汁,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己点头。


肖时钦拿出纸巾,又看了看他塞得满满的手,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替她擦去了嘴角的酱汁。


戴妍琦蹦蹦跳跳的随他去了游乐区。


游乐区都只是些简单的小游戏,诸如套圈、射击之类,戴妍琦往嘴里塞完最后一个油炸冰淇淋,瞬间又恢复了语言能力。“队长,我要那个!”


一只憨态可掬的毛绒大熊正傻愣愣的对着这边微笑。


射击游戏难度不高,只要对准三点一线几乎枪枪都能射中气球,肖时钦搂着作为奖品的玩具熊回来的时候戴妍琦正站在一片阴影中望着他,黑暗中显得她的眼睛特别亮。她笑嘻嘻的开口:“队长,你真好。”


 


虽然之后那个大熊又被戴妍琦以“房间太挤了放不下啦在队长你这里寄存一下好了”为由塞到了肖时钦的房间,并成功担任了陪寝的任务。


 


“这个要拿回去吗?”把三件套放好后,肖时钦将大熊重新摆到了床上,又想起了它的来由,转头看向戴妍琦。


“不用啦。让它陪着队长好了。”戴妍琦总算露出了今日的第一个笑容,肖时钦也没再去计较她的称呼。


 


**


房间就快被清空了,基本衣物、生活用品等都已被打包好,肖时钦正站在小书架前,思考带走哪几本书。


他随意取了本下来大致翻阅了下,然后有两张纸随着他的动作缓缓从书页中掉落下来。


戴妍琦认出那是她硬塞给他的两张电影票根。


 


戴妍琦有时候很羡慕那些能约到一群好友去逛街看电影唱K的人。


在她还不懂那些事的时候,她还在读书。等她懂了以后,她已经待在雷霆的训练营,并准备好以后以荣耀为职业了。她有可靠的队友,也有一个让她偷偷倾慕的队长,却没有可以一起约上街的人。


夏休期的时候戴妍琦无聊窥着职业群的屏,就看到楚云秀发的一档即将上映的纯爱电影简介。走的文艺风,故事难免落入俗套,但看预告的几个镜头里光影明灭,倒是有种独特的韵味。


戴妍琦有些心动。


她迅速把QQ个签改成了“想去看那部新电影,求陪同!”,然后趴在电脑桌前静静等待。


说不期待是假的,她都在思索要是那个人没有看见,就干脆单敲他问问有没有空好了。


动态很快有了很多人的回复。楚云秀回的最快:“要去看吗,回来一起分享感受!”苏沐橙的排在她下面:“我也要去看的,可惜不同城^^”然后是一些其他地区选手的评论,还夹杂着几条“哎呦小姑娘长大了啊”的感慨。


戴妍琦把评论拉到最底下。


那里有个备注为“是队长呀”的人的回复:“什么时候?”


戴妍琦悄悄给自己比了个耶字。


 


戴妍琦选了快两个小时的衣服,在确定自己最终换上的这条连衣裙不会暴露肚子上最近长出的小肉肉也不会显得手臂粗后,才掐着时间出了门。


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肖时钦正靠在亮着的车站广告牌上玩手机,戴妍琦赶紧小跑过去。


“队长!”她小喘气着停在他面前,肖时钦笑了笑转身。“小戴,走吧。”


戴妍琦点点头跟上去。


戴妍琦最喜欢肖时钦走路的速度,不会慢到她稍微蹦跶两下就超到前去,也不会因为太快而让她跟不上。戴妍琦难得安静的走在肖时钦后面,偷偷盯着他随着走路而前后摇摆的手思索。


如果就这样牵上去……会不会有点奇怪?


她悄悄伸出手凑过去,却又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猛地抽回来。


果然还是有点不敢。


但是不甘心啊……


重复着试探动作的戴妍琦最终撇了撇嘴,努力把手固定在裙摆两侧,抬头看向路的另一边。


 


肖时钦买了电影票和爆米花和她一起入场,戴妍琦捧着爆米花乐呵呵。


第一次和男生单独出来,而且还是和自己喜欢的人,这简直太刺激了。全然忘了刚刚路上的小纠结的戴妍琦有点飘飘然的坐在肖时钦旁边,庆幸此时影厅暗着灯,肖时钦不会看到她有些烫的脸颊。


电影长有两个小时,讲的是男女主的校园恋爱故事,无非是暧昧,追求,交往,分手。其间穿插着一些对青春、对爱情的感悟。因为没什么具体的经历也没在校园里暗恋过谁,戴妍琦没多大感触。倒是结局让她有些唏嘘。可能是为了制造泪点,最后男女主因为某些原因而分开,影片的最后一个镜头停在了女主的婚礼上,而男主只是个嘉宾。


如果有一天队长结婚了,我会去祝福他吗。


她努力幻想了一下那一天的场景,然后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敢做此设想。


大概还是因为自私。


 


肖时钦护着她跟着拥挤人流走出影院,顺手接过她手中空了的纸筒。“送你回家。”他说。


回去方向的车站在街的那一头,肖时钦逆着晚风慢慢走着,听着身边的人欢快的讲述她以前初中同学聚会的笑料。


“啊!”未讲完的事情忽然被她一个轻呼打断。“那个!队长你看那个,湖心雅苑晚上的灯光好漂亮哦!”


肖时钦侧头,发现她的目光已被那片新造的高级住宅绚丽的霓虹小灯串给吸引。


“女孩子喜欢这种浪漫的东西吗。”肖时钦也抬头看过去,只觉得一片花花绿绿,没什么特别。


“是的啊!前几年它刚开始造的时候我就被宣传画美到了,没想到实景也这么好看,嘿嘿,要是以后能住进来多好……”戴妍琦摇头晃脑的走在前头,又有些忍不住开始蹦跳起来,话题从理想中的房子发散到了初中最爱听的一张碟。肖时钦看着她带着少女轻盈和活泼的摇晃身影,不禁失笑。


果然自己是有点老了啊。他摇摇头迈开步子。


 


戴妍琦头靠着公交车窗玻璃睡着了,脑袋磕在玻璃上的声音时不时响起。


也不嫌疼。肖时钦扶着她的肩,把手抵在了她的头与玻璃之间。


快到站时肖时钦推了推她,刚醒的戴妍琦还有点迷糊,揉了揉眼睛迷茫的看着四周,在对上他的眼后整个人瞬间精神了起来:“啊,队长你还在啊!”


“我来送你回家的啊……下车了。”肖时钦起身,等她站起来走出座位后才跟在她身后下了车。


 


肖时钦送她到楼道下面才止了步。“那我先回去了,上楼记得先开灯。”


“好。”戴妍琦朝他挥挥手,却没有转身,只站在原地笑眯眯的看着他。


肖时钦走了几步,戴妍琦又在后面喊他:“队长!”


“啊?”肖时钦转过来看她。


她笑起来特别可爱,眼睛弯弯的,脸颊旁两个圆圆的酒窝显得脸越发稚气。她就这么笑着对他喊:“队长,你真好啊!”


“知道啦……”她的队长在路灯下朝她挥挥手,也勾起嘴角。


戴妍琦直到肖时钦的身影彻底看不见了,才肯转身上楼。


队长你真好啊。她在心里默念着:特别好。


可惜不是我的。


 


**


肖时钦已经提着箱子走到了她的面前,身后的房间被收拾的空荡荡的,就好像从来没有人在这里住过一样。


戴妍琦忽然有种就这么堵着门口不让开的冲动。


 


肖时钦他要走了,要离开俱乐部,离开荣耀去开始他一段全新的人生。没有了生灵灭,没有了雷霆的队长这个头衔,他可能会有新的工作,有一群新的同事,也会找到合适的配偶,像每一个平凡的人那样,娶妻生子,过完这平凡的一生。


他的人生规划里不会有戴妍琦。


这座城市那么大,切断了人与人之间的最后一丝关联,他们还会再遇到吗。


最害怕的事情忽然被摆在了眼前,让她有点猝不及防。


“那我……先去训练了。”


她选择弃甲曳兵而走。


 


戴妍琦又开始无意识的让鸾珞音尘绕着圈。


她忽然想起了那个罐子和里面装满了她的委屈与爱意的纸条,如果当时不是选择逃避丢弃,会不会就能准确的将这份心情传达给他?她用了一整个青春去憧憬,仰望,追逐的队长,会温柔细心的照顾身边的每一个人,会容忍她的玩笑与胡闹,会耐心听她讲一些乱七八糟的琐事,会在拥挤人潮中护住她,会安全送她到家。


如果能够和你并肩。她曾不止一次这么想过。


但他似乎总是走在自己的前头。他去了嘉世,又回到雷霆。他去了国家队,领回了世界冠军。到现在,他的离开。他的荣耀生涯不能说无悔,却也是光辉的走完了。


他要与这一切告别,戴妍琦似乎还真找不出什么借口留他。又或者说从一开始,她就不是那个能左右他的决定的人。


不愿让你离开,也无法让你留下,更没有办法让自己不去在意未来会否有你。


 


训练室门外已响起了行李箱车轮划过水泥地的声音,小车轮轱辘轱辘地划过粗糙的地面,那嘶哑的声音在戴妍琦心上一下下磨着,就好像小轮子是在那儿碾过一般生疼。


那么,再见了。


即使终将踏上不一样的路途,我也不想与你道别。


因为你才是我心中会和我一起走到终点的人。


 


 


 


·同归·


 


门被推开的嘎吱声响起,被推开的却不是俱乐部正门。


戴妍琦有些惊讶的回头,肖时钦正站在训练室门口。“小戴,刚刚有点东西忘了给你。”


戴妍琦一阵小跑过去,顺手带上了门。她努力让自己平复渐渐加快的心跳,万一是队员资料之类的文件……


然后肖时钦拿出了那个玻璃罐。


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把钥匙。


“湖心雅苑7幢3号18层。”肖时钦揉上了她的头,看着紧张,惊讶,欣喜等情绪交替出现在她脸上。“别训练到太晚,早点回去。”


戴妍琦紧紧将玻璃罐抱在怀里,深吸几口气确保眼泪不会砸下来后才又仰起头,笑得两个小月牙越发弯,却闪着点点光亮,好像所有的细碎星辰都融在了她的眼中。“队长,我想吃油炸冰淇淋噢!”


 


他说,好。


 


 


 


幸而。


这份漫长岁月中的暗恋,终以你的察觉告终。








-Fin.-




喜欢BE的看殊途就好了不过它毕竟叫做殊途同归……


一直很喜欢这个词语,中(zhuang)二(bi)的时候微博昵称就叫这个,总觉得是种非常美好的祈望。


反正比什么终年不遇好多了【抠鼻/


没办法在我心中肖队就是这么的男友力爆表啊呜呜呜QAQ。


对回忆杀与暗恋男神之类题材情有独钟……我的错【。


这里是凤梨><来和我一起玩耍好不好噜!


PS虽然我是H市人但路痴+光顾着吃了我真不造吴山广场有没有游乐区……没有不要打我好吗^^

评论
热度 ( 42 )
  1. GANK一根呆毛迎风飘 转载了此文字